下午考了半天试,只有在放学回去的路上江时漾才找到机会和袁启搭话。

“你都跟程棉说什么了?”

“我能说什么,”袁启踹了脚地上的易拉罐:“就跟她说你被你妈关禁闭了。”

江时漾加快步伐跟上他:“我不是让你说我家里有点事过几天就回学校了吗?”

“但你确实被你妈关禁闭了,”袁启坚持不懈地踢着易拉罐没看他:“撒那些谎干什么。”

“你就只说了这个?”

“不然呢,我也不想跟她多说话。”

江时漾忍了忍又问:“为什么程棉会以为我被我妈关禁闭是因为她?”

“我怎么知道。”袁启觉得莫名其妙的同时又觉得好笑:“她自己想太多了吧,这种自闭又多心的人真的很难相处,真不知道你是哪出毛病了。”

江时漾不悦蹙眉,拉停他:“感觉你对程棉有很大的偏见。”

被逼停的袁启终于抬头看他:“我本来就不太喜欢程棉这样的人,你也是够有毛病的,拒绝丁晴洛居然去喜欢程棉,你没事吧,哪根筋搭错了。”

江时漾:“你哪根筋搭错了,我喜欢程棉还要遵循一下你的意见?”

“我就是单纯觉得你跟程棉怎么看怎么不配对,”他绞尽脑汁找着形容词,但还是失败了:“就是光看着就有点别扭,感觉你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产生交集的都让人觉得奇怪。”

“我跟你说过,我跟程棉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江时漾转了身:“我觉得我配不上她,很小的时候就觉得。”

袁启气笑了:“你哪配不上她了?”

“你不懂。”

“你说出来了我不就懂了。”袁启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你就跟我说说程棉有什么是常人看不出来的,甚至是高攀不上的优点。”

江时漾扫了他一眼:“或许你懂。”

“说人话。”

“袁启,”江时漾手拍在他肩膀上:“说实话,你觉得你自己算得上一个优秀的人吗?”

“这个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跟谁比?”

袁启脸黑了一度:“你这人可真够欠的,明知故问,还一定要别人说出来,跟你比我差了一点,可以了吧。”

“那也只是现在,下次考试你不一定是第一,我也不会一直只是第二。”

江时漾明白地点了下头:“原来你眼中的优秀是用成绩来排名的。”

袁启觉得这想法没毛病:“不然呢?”

“如果下次考试你超过了我,拿到了年级第一……”

袁启抢了话:“那我就比你优秀。”

江时漾顿了顿:“在丁晴洛面前也这么觉得?”

袁启被这话噎住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可能自己不觉得,但以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你在丁晴洛面前总是不自信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