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在口袋里摸了一圈,他的口袋里除了打火机就是烟,哪有什么创可贴。

他从口袋里把烟给抽出来一根,把烟给拨开拿出里面的烟丝,“过来,我给你敷一下。”

季扬看了一眼魏明手上的烟丝很是嫌弃,“不要,脏死了。”

“嘿,你这小屁孩,就你事多。”这烟丝止血是土方法,他小时候就经常用,这小屁孩还嫌脏,在说了就那屁大点伤口搞得跟大出血似的。

季扬就是觉得疼,他举着手指头放在嘴巴里嘬了嘬,魏明看得眼睛睁大,行吧。

季扬手指头被他嘬得都是口水,伤口算是被他舔干净了,魏明不知怎么觉得有点怪异,眼睛盯着小少爷的嘴唇看,小少爷的嘴唇跟山上的桃花似的,魏明觉得低咳一声挪开了目光。

“行了,去一边坐着玩去吧,干完就回家。”

季扬挪到了一边的树下坐着,天气越来越热了,他今天穿着长袖都觉得有点热,阳光下的魏明更是热的背心都湿了,浑身看起来汗津津的,正举着个锤子钉木板。

季扬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魏明,我要喝水。”

“往前走找人要去。”

小少爷往那一坐不动,没一会儿又开始喊,“魏明,魏明,我要吃东西。”

“没有。”

“魏明,魏明,我好热。”

魏明把手上的锤子给放在了地上,他怎么跟带着个没断奶的娃似的,这活还没干完,小少爷就在旁边跟叫魂似的叫他。

魏明一走,季扬也赶紧跟了上来,“在那等着去。”

“不要,热。”

魏明拿他没办法,这现在快十一点了太阳正大,小少爷被太阳晒得小脸红扑扑的,啧,真的是娇贵,一点太阳都晒不得。

“行了,回家,剩下的我下午自己过来干。”

魏明长腿一跨坐在上了摩托车,季扬赶紧坐了上去,细嫩的胳膊一伸搂住了魏明的腰,魏明开着机车走了,季扬看着往后倒退的风景,“我们不是回家吗?”

“祖宗先给你找水喝。”

季扬嘿嘿了两声,其实魏明还挺好的。

魏明开了十来分钟就在一个山间的小木屋停了下来,他推开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丢了过去,季扬接了过来,手里拿着水在小木屋看了起来。

里面就有一张休息的床和几个凳子,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里面有生活过得痕迹。

季扬走了出来,门口魏明正打开水龙头捧起凉水往脸上扑,洗好之后拉起自己的衣服就擦了把脸,八块腹肌全都露了出来。

季扬眼睛盯着人家的腹肌看,挺好看的。

魏明脸上的水顺着锋利的下颌线流了下来,对面的小少爷又在发呆,他发现小少爷这两天总是时不时地发呆,这是什么毛病?

“不是嚷着要喝水,喝呀。”

季扬拿着手上得矿泉水走了过来,他朝魏明露出了小虎牙,“你帮我开开。”

“自己开,没长手呀。”

魏明不想惯着他,一瓶矿泉水都要拿过来给自己开,什么臭毛病。

“你帮我用腹肌开,我想看。”

魏明被小少爷的奇思妙想给震惊了,“你在说什么?”

季扬嘿嘿嘿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我都没有腹肌,我看人家能用腹肌开瓶盖,没见过,你给我开个呗。”

小少爷的肚子白皙一片,小腰细得魏明觉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握住,肚子上软乎乎的,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魏明挪开了眼睛,伸手就给了小少爷一个脑瓜崩,“和谁学的乱七八糟的。”

季扬捂着脑门蹦到了一边,反正以后都是他的,他提前用用怎么了。

季扬嗯了一声把矿泉水举了过去,“我手受伤了,你给我开。”

魏明冷笑一声接了过来,“惯得你。”

但手下还是帮小少爷给拧开了瓶盖递了过去。

季扬喜滋滋地喝上了水,他不就是提前给自己谋点福利吗,怎么了,真是的。

季扬回家后就抱着自己的小二哈一顿贴贴,“宝,你是不是饿了,爸爸给你泡狗粮吃。”

季扬拿出小二哈的碗在里面倒了羊奶和狗粮,旁边的边牧过来闻了闻被季扬给推开了,“你不能吃,这是个小孩子吃的。”

边牧朝着季扬汪汪叫了两声,季扬揉了一把它的狗头,揪着黑豆悄咪咪地和他说话,“等我啃上了你爹,你就是我的好大儿了。”

黑豆摇摇头把季扬的手给甩了下来,季扬嘿嘿笑了两声,把给小二哈买的零食拆了一包给黑豆吃,黑豆这才让他摸了两把。

下午魏明在去干活的时候就没有喊季扬,他三点多出去的时候,季扬还裹着被子呼呼在睡觉呢。

季扬又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被魏明拎着给送到了山顶的餐馆那,魏明把季扬给送了过来就准备走了,“好好干,下班的时候过来接你。”

季扬下手揪住了魏明的衣服,魏明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怕我干不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梦小说网【zmxsw.com】第一时间更新《嫁给农场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