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漪歌姐……”寥寥几句是描述不清一个人的,原书作者只写了申漪歌坏,申漪歌骗人,申漪歌缺爱缺钱,可没写她过往二十几年的日日月月,她可能没那么好,但她感知到的善意本就不多,就算想学好都没有合适的例子。

罗依暖明白了,申漪歌为什么一定要说她得感受到姜郁迩的好,才能明白她的话了。

确实是如此,如果不是跟姜郁迩打过交道,她可能不会觉得世上有姜郁迩这样好到纯粹的人,更没有办法去想就是这样一个人破坏着别人的家庭,刺激的一个孩子去杀她,更没办法理解申漪歌的依赖和绝望。

她爱过姜郁迩,是孩子对母亲的幻想,可到头来发现姜郁迩和她的母亲也没有什么区别,还因为帮这样的人,把自己送进了申家。

罗依暖好像能解释姜郁迩和申漪歌的奇怪了,姜郁迩突然让她们留宿是想让申漪歌看到这个保持很好的房间,她知道申漪歌缺爱,所以在试图证明她爱申漪歌,弥补她,而申漪歌她是矛盾的。

她应该没有后悔搭救姜郁迩,姜郁迩始终温暖过她两年岁月,但她没有办法不去讨厌姜郁迩,不是姜郁迩有多坏,而是她跟她最厌恶的亲生母亲拥有一样的身份,不过……她应该还是有些依恋姜郁迩的,不然也不会保护她了,刚刚也不会去拿娃娃了。

最要紧的是哪有那么多听说,姜郁迩又不是什么名人。

申漪歌的交际圈就那么大,身为她妹妹的申玫意都不认识姜郁迩,她的圈子里又怎会有那么多关于姜郁迩的近况,最大的可能还是申漪歌她自己打听的。

从头到尾的孤寂并不吓人,因为不知道甜的滋味,没办法去贪图,往往是拥有过温暖再失去,才是最可怕。

罗依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宽慰申漪歌,她常常会对申漪歌手足无措,无论是风情万种的她,还是眼前这个透着几分脆弱的她。

罗依暖叹了口气:“漪歌姐,你要是难过就靠靠我吧。”

她张开了怀抱,慢声道:“我们是要做朋友的,朋友之间理该互相安慰。”

申漪歌的悲伤没有持续太久,她也没有去拥抱罗依暖,她抬起手捏住了罗依暖的下巴,眼中一瞬间就飘进去了笑意:“罗二小姐,我为什么会难过?你都不知道,拖着你们的福,我现在的日子过得有多自在,我以前听不到的童谣,现在想听多久都行,哪怕是想听睡前故事也有大把人愿意给我讲。”

这不奇怪。

申漪歌舅舅舅母那么爱财的人,申漪歌给钱,她们可不就是什么都愿意嘛。

可钱换来的……申漪歌真的感受不到差别吗?

罗依暖觉得别扭,她并不喜欢靠着申漪歌自欺欺人,她扁扁嘴,目光带着怜惜:“漪歌姐,如果你想听睡前故事,我可以给你讲,如果你想听童谣,我也可以给你唱。”

她顿了顿,语气多了些无奈:“不需要花钱的。”

申漪歌笑容有瞬间的僵硬,可很快就被她掩盖了过去,她是个很好的演员,有的时候连自己都能骗过去。

她歪歪斜斜靠上了一点罗依暖的肩头,侧着头看她:“罗二小姐,你这是要给我当舅妈?还是妈妈?”

罗依暖忽略了申漪歌戏谑调笑的口吻,她只闻到了一股香,引人沉醉的香。

申漪歌身上的香水越来越好闻了,那股香味能够轻易蛊惑她的神经,她鼻尖忍不住跟着轻轻嗅了嗅,颤动的鼻翼被申漪歌看了个正着,她又靠过来了一点,似要将罗依暖埋进香海中。

罗依暖急红了脸,她朝后一仰,避开了申漪歌贴近她怀抱的可能,喊了一嗓子:“漪歌姐,我们是朋友!”

她吓得惊慌失措,极力抗拒,又不太敢跑的样子像只惊吓过度的猫。

罗依暖该来咬她的,她有这个本事。

申漪歌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恍惚,眼前的罗依暖不像是罗依暖,太乖也太过纯情。

想的有些偏了,她摁着唇,笑出了声:“罗二小姐,你倒是说说,这天底下有给朋友讲睡前故事的吗?”

“有!”

罗依暖答得掷地有声,很是响亮,就好像真的有一样。

可亲人都做不到如此,更何况是朋友。

申漪歌眼睫轻轻颤动,思绪不受控地飘远,又慢慢回转,她拽住了罗依暖的手腕,指腹用力贴了贴她腕间柔白的肌肤:“罗二小姐,你刚刚说,我们是朋友了?”

罗依暖作为一个旁观者,她对申漪歌抱着最大的同情,也有着深深的怜惜。

她本该远离申漪歌的,可这种时候她忍不住点头:“嗯。”

如果做朋友就可以将申漪歌拽离她陷入的怪圈,那么她愿意伸出援手,她本是个良善的人,不该因为极端的环境而泯灭。

可申漪歌是不按着套路出牌的,她忽然伸出手一把扯住了罗依暖的领口,她将罗依暖拽近,鼻腔呼出的热息都能落在肌肤的距离,罗依暖脑袋有瞬间的发懵,只有申漪歌的声音在耳边慢慢响起:“那朋友之间是不是该互相了解?”

申漪歌的指腹很是突然地抚摸到了面颊的位置,她捏着嗓子说道:“罗二小姐,我好像还不够了解你。”

太近了。

这样的距离早已超出了安全范围,罗依暖缩了缩脑袋,僵硬地避开了申漪歌的手,垂落在双腿上的手,无意识地捏紧,她像是只乌龟,在觉得危险的时候,急需避身的壳子。

她不知道申漪歌想做什么,可她忘了告诉申漪歌,她有点喜欢她身上的香味,如果再近,她可能会忍不住逾越。

罗依暖的慌乱都落在了申漪歌的眼底,她只是笑,也不说想做什么。

罗依暖实在是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能是又退了退:“漪歌姐,以前是我不好,我以后都会对你很好的,如果……如果我能做到的话。”

她好像给不起什么承诺,因为她误入了个笼子里。

她拥有了原主的身份地位和财富,也代替她成为了一只精致的鸟雀,那绝不是她的错觉,只是她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罗清暖的人还没过来。

她的视线忽然在申漪歌身上停留,想都没想就问出了口:“漪歌姐,你出现在这里是你自己来的,还是姐姐让你来的?”

申漪歌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了:“你猜,你能不能在我这得到答案。”

其实申漪歌已经告诉了她答案。

这里是申漪歌引诱她过来的,申漪歌早就决定了要来,但申漪歌也不全是她主动过来的,她来的这样巧,一定还有罗清暖的推动,当然这可能也在申漪歌的计算之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追梦小说网【zmxsw.com】第一时间更新《和钓系姐姐同居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