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为马x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追梦小说网zmxs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轰!

压缩到极致的蓝色熊掌形气泡骤然膨胀带着恐怖的威力袭至洛亚身前。

而这次洛亚只是简单的一记拔刀斩,刀身没有丝毫火焰,划过空气却发出呲呲的灼烧声。

瞬间将气泡一分两半,被切开的气泡在洛亚身后轰的一声炸出两个深坑溅起飞扬的尘土。

两人用后背相对而立,洛亚收刀归鞘。

一股血泉从大熊身上喷涌而出,只见从右腰处至左肩一道焦黑的伤口露出鲜红的内脏。

砰!大熊仰倒在地,嘴里喷出大股的鲜血,焦黑伤口处似乎还有白嫩的肉芽在不停的翻飞想努力修复伤势。

正常即使是这种刀伤以大熊巴卡尼亚族的血统也不至于立即丧失战斗力。

奈何流刃若火对于灵魂的损伤不是简单的自愈就能愈合的。

“哈哈,好样的黑炎剑豪,对待叛逆就应该狠狠的将其斩杀!”洛亚刚喘口气掏出一支烟点燃。

就听到不远处

哈菲兹的大喊。

“呵,既然这样,那委托就完成了。”洛亚缓缓吐出一阵烟雾道。

“没问题,先吊着他一口气别让他**,立刻向贝可利王汇报,到时候将他在全国面前处刑,让他们看看反叛的下场。”

“你这样的男人也会被这种垃圾驱使,这个世界也许真的病入膏肓了吧。”大熊喘息着说道。

“呵,海军大将不也是天龙人的走狗么?他们打你不更轻松?”

“哪不一样。”大熊一字一顿的说完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认命了。

砰!哈菲兹迈起他的小短腿狠狠的踢在大熊的身上,一脚接着一脚,发泄着这些天的恐惧。

“你不是说要**么?不说要为那些贱民出头么?怎么躺在地上不动了?嗯?”

“话说咱们现在的雇佣关系已经解除了对吧?”洛亚在一旁缓缓的抽出了流刃若火,冷笑的看着哈菲兹问道。

猩红的目光吓的哈菲兹一阵冷颤,“黑炎剑豪,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任务完成了,你们的身份就从雇主变成垃圾了,我的刀现在是真饿了,一点都不挑食呢呵呵。”

看着提着刀缓缓走来的洛亚,哈菲兹吓的躺在地上,双手双脚用力向后爬行。

“你,你不能这样,这是毁约,报酬你都收下了。”哈菲兹痛哭流涕的喊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